*

郭秀雲鯊網狙擊

「鋼鐵大王」龐鼎元新抱郭秀雲(Sharon),出名愛護動物,積極推行海洋環保工作。踏入二○一三年,她將行動升級,上周與成班義工帶埋鯊魚示威牌和攝影器材,直闖西環一幢工廈天台,直擊曬魚翅的血腥過程,為現場過萬條被殺的鯊魚大控訴,「唔係所有背脊向天就食,咁恐怖,我哋唔係蝗蟲,食晒地球的資源。」

郭秀雲這項「創舉」,連《法新社》都有報道,成為國際新聞。

「在血淋淋的鯊魚鰭堆中,散發濃烈的臭氣,郭秀雲和義工點算,現場約有過萬條鯊魚被殺,她痛心說:「沒有買賣便沒有殺害,要幾十年至生長到咁大條魚,其實魚翅好核突,生蟲發霉,水銀量極高,點解仲要食?」

郭秀雲拿起魚翅比度size,還親自拍下照片紀錄。

惡臭工場

郭秀雲救鯊行動上周四展開,一行十一人中午到達西環域多利道的一幢殘舊的工廈,為了不被發現,他們用膠袋收藏示威牌,攝影器材統統放入袋內,行經管理處時,郭秀雲刻意擰歪面。

「車立」門一關,眾人立即從袋裏拿出相機、攝錄機、示威牌等,準備就緒。到達頂樓一出「車立」,刺鼻的魚腥、腐肉味,形成一股惡臭,已嫁入豪門的郭秀雲,面無懼色,帶領大家衝上天台,看見過萬塊被割下的血淋淋鯊魚鰭,排列有序鋪滿整個天台,場面駭人。工場的兩名職員見大批人湧至,邊走邊說:「我打份工咋,唔關我事。」

眾人被現場的場面嚇呆,郭秀雲熟練地催促大家說:「快!快!快!」她快手快腳拍照、拍影片,又爬上天台,手執鯊魚鰭,她見到一塊如手掌般小的「翅仔」,心痛說:「鯊魚仔都殺,咁細都割落嚟,愈捉愈細。」擾攘廿分鐘,郭秀雲欲找「血腥翅場」的負責人理論,可惜工場連門牌都無掛,無從入手,惟有「收隊」。

郭秀雲拿着在海底拍的鯊魚照片,展示鯊魚被割下所有鰭後,被丟回海裏,任其慢慢死去,手法極之殘忍和不人道。

熱愛海洋的郭秀雲,前年到加勒比海,親身上陣拍攝每年八、九月近千條鯨鯊覓食的紀錄片,並做資料研究和調查的工作,她不怕死,跟四十呎長的鯨鯊在海中嬉水。

Photo by Raymond Man